流氓皇帝国语剧情介绍

民国初年,虎头镇上有一戆直青年朱锦春(郑少秋),为人勤恳,心地善良.他锺情全镇最美的少女蓉蓉(李司祺),无奈蓉父易父泰嫌贫爱富,对他时加白眼.一日,北方大盗进袭虎头镇,大事抢掠,春率众抵抗,终击退盗贼 详情

介绍一下郑少秋

要怎么介绍啊,去郑少秋贴吧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w=%D6%A3%C9%D9%C7%EF1992年红遍大江南北的《戏说乾隆》里的万岁爷啊,四爷…………用周润发的话说:郑少秋的古装戏无人能敌的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啊……当然现代戏也是很不错的呢!!一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,看一眼保证被电到啊…………



有关创卫的笑话

讲礼貌 甲:人与人之间应该讲礼貌。 乙:讲礼貌非常重要。 甲:礼貌是“冬天里的一把火”,是感情的“粘结剂”,是打开友谊之门的“钥匙”,是伸向在困境中人的一只“温暖的手”。 乙:看来还真得讲礼貌。 甲:比如大家清晨第一次见面,一般都要打个招呼:“早上好”!别小看这句:“早上好”,它让人感到心理热乎乎的。 乙:的确如此。 甲:其实相互之间打不打招呼无所谓,谁也不该谁的、不欠谁的。可是,如果没有这句:“早上好”!你会觉得很别扭,不舒服,信吗? 乙:有那么玄乎吗? 甲:不信咱俩当着这么多观众的面,试一试,看你有什么反映,现在开始。 乙:怎么个试法? 甲:很简单,就当你我是早晨第一次见面,你从那边过来,我从这边过来,本来是老熟人,可是,见面后你看看你,我瞅瞅你,谁都不说话。 乙:这太简单了。 甲:来,开始。 (动作:二人相对而行,相互大量对方) 甲:怎么样?有何感受? 乙:你还别说,还真别扭。 甲:心里好受不好受? 乙:当然不好受。你好受啊? 甲:你知道我当时看到你那样有什么感觉? 乙:你的感觉我怎么知道! 甲:就觉得你这个人有病,病得还不轻。 乙:你才有病哪,说啥不好,说有病,真是的。 甲:其实,这礼貌非常重要,它不仅仅是跟对方打打招呼的问题,它还表现出一个人的修养。 乙:有那么严重吗? 甲:当然。人要想得到他人的尊重,首先应该尊重他人。 乙:也是,一个不尊重他人的人,不可能得到他人的尊重。 甲:一个人光有礼貌还远远不够,还得懂得最起码的礼仪。对人有礼貌很重要,但不懂的礼仪照样不行。 乙:这还得有礼仪? 甲:中央电视台教育频道,由金正坤教授讲授的《社交礼仪》就很好,不知道您看过没有?如果没有看过,建议您看看,很有益处。 乙:还真得多学点礼仪。 甲:这礼仪也不是一成不变的,它也是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,随着不同的民族习惯的不同而不同。 乙:看来这礼仪还有这么大学问。 甲:可不是吗,就拿咱们国家来说,那可是个多民族的国家,地域差别又很大,所以礼仪也不尽相同,要说世界之大,那么礼仪就更是千差万别了,咱民间也有一句话:十里不同俗。 乙:听您这么一说,还真长学问,您能否给露两手? 甲:听您这么一夸,俺心里挺舒服的,干吗露两手,干脆今天给您,同时当着大家的面露三到四手,您看怎么样? 乙:说他胖还真喘上了,好吧,您就露四到五手吧。 甲:没问题。首先咱从见面打招呼开始,您看这档次行吗? 乙:行,从哪儿开始都成。 甲:不过有时候您得配合一下。 乙:没问题,什么三下四下的,就是五下六下都行,您请好吧您。 甲:有这么好的配角,我得好好的表现一番。 乙:谁是你的配角,臭美吧你。 甲:别罗索了,现在开始。就说这见面的礼仪,不同的国家和地区、不同的民族,不同的性别都不一样。 乙:我们中国人见面打招呼,是怎样的? 甲:你问的是古代还是现代? 乙:就问古代吧。 甲:你问的是男人间打招呼还是女人间打招呼? 乙:先问男人间的招呼怎么打。 甲:这很简单,如果两人是朋友或者是平辈之间,就是两人相互抱拳,然后寒暄。如果是辈分不同,下辈要给长辈抱拳作揖,然后寒暄。如果是给父母或者更年长的长辈打招呼,有时还有行跪叩之礼。要是给皇帝那就更讲究了,要行君臣大礼。你会吗? 乙:多少从电视、电影上看到过,也多少懂得一点,不好意思。 甲:你也会行“君臣之礼”?那你就给我行个君臣之礼,让大伙评判一下,给你打打分,看你合不合格? 乙:你玩去吧你。 甲:行不行礼没关系的,别气着身子。俺是‘斗你玩’。 乙:那要是女人之间行见面礼,该怎么个行法? 甲:这也很简单,就是相互道个“万福”。就这样(做动作)。 乙:这是古代的,那么近代、现代的你也给学学。 甲: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会说话,什么叫“学学”,确切的说得是“教教”。 乙:教教?你教谁啊? 甲:你啊,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。“知者为师”。你怎么都给忘了。 乙:好吧,就算你为师,既然这样,今天我得好好的请教一番(自言自语)。 甲:问吧,徒弟,当老师的哪儿有留一手的,都是毫无保留,无私奉献。 乙:老师,近代人和现代人见面怎样打招呼? 甲:你这学生怎么这么笨,你连最起码的见面打招呼都不会,真是没有礼貌。 乙:老师,您的礼貌多,给教教。 甲:好吧,近代的礼仪也做了改革,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礼仪也不断的变化。作揖改成了握手。特别是女同志,见面问好不再道“万福”,年轻人见了长辈不用再下跪磕头,你想想,现在人们都讲究卫生,像你穿的挺干净、阔气的,要是见了师父我往地上一爬,给磕个响头,一是我过意不去,二是也不卫生,你说是不? 乙:谁给你磕头下跪了。 甲:不光是这礼仪有了变化,就连这寒暄的语言都有变化,特别是在近几年,生活水平提高了,也都讲究文明礼貌了,这礼仪也都成了现代人必修的一门“功课”,出门在外和别人打交道多,应酬多,这礼仪也学了不少。 乙:还真是这么回事。 甲:这寒暄的语言也是变化很大。 乙:六七十年代见面都说什么? 甲:那时候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,一般人们见面都是先问句“你吃饭了吗”?简称“你吃了吗?” 乙:干吗问这个,问点别的不行吗? 甲:大家都这样,那时吃饭是第一问题,都把能吃上饭作为最值得称道的事情。有的地方就更有趣了,不论一年四季,大伙到吃饭的时候都在门外,男女老少都端着碗在外面,先不管碗里承的是啥“好东西”,好让别人看到,至少说明我家今天有饭吃,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吃饭,更是一种炫耀。 乙:多不卫生啊!那该怎样回答。 甲:一般都回答“吃了”,不管肚子饿不饿,饭吃没吃,先回答了再说。然后反问一句“你吃了吗?”,要是回答“没有”,很可能说明你们家没有米下锅,说不定连个媳妇都娶不到。 乙:看来,这见面的寒暄语还有时代的烙印。 甲:就这句“你吃了吗”?还没少出了笑话。 乙:是吗,讲个听听。 甲:有一次,我刚从厕所出来,正好过来一个同事,他也是上厕所,他第一就问“你吃了吗”? 乙:你怎么回答? 甲:我当然回答“吃了”,于是我就问他一句“你吃了吗?” 乙:他怎么回答? 甲:“还没有,一会吃”。 乙:多尴尬,就没有别的话题。 甲:那时候就这样,上了年岁的同志可能还记得。 乙:老师,外国人见面都是行什么礼?请指教。 甲:要说国外吗,那外国也太多了,今天就不给你一一讲述了,就拣几个比较典型的,像欧洲、非洲什么的简单的向你传授传授,这学费吗,今天你就不用交了,算是免费的,不过下不为例。 乙:想得美,有钱谁向你讨教。 甲:比如欧洲,男士们见面一般是相互拥抱或者是握手。 乙:他们见面也问“你吃了吗?”这句话吗? 甲:人家不这样问,一般都是用HI或Hello打招呼,见面一般都是谈论天气。要是见到老人中国人出于对老人的尊重,一般好问“您老人家今年高寿了?” 乙:就是问年龄。 甲:咱中国的老人会很高兴的告诉你他(她)的年龄。但是在国外这样是不礼貌的,特别是对年纪比较大的女同志,这是不礼貌的,她会很生气。像什么:你在哪儿发财啊?工资多少啊?都不能问。 乙:那么该怎么问? 甲:你夸她,她会很高兴。 乙:怎么夸?比如我见到一位老态龙钟的女同志。 甲:外国人一般不称“同志”,一般称女士。 乙:我这样说惯了。 甲:你这样说:“您看上去真年轻,您真漂亮”。她会说“谢谢!” 乙:这样说在咱中国也肯定能行。 甲:你错了,比如你在路上见到一个很漂亮的女同志,你想和她搭话,说:“你真漂亮”。 乙:她会很高兴。 甲:她会说你“流氓”。 乙:怎么骂人啊。 甲:说你流氓是看得起你,这女同志要是一上火,把你扭到派出所,你吃不了就得兜着走,要是遇到她的男朋友或者老公,你就更倒霉了。 乙:看来,这不同的地方风俗习惯差别还真大。 甲:那当然了,咱们见面,多数都是面带微笑,热情打招呼,不过到非洲有个部落,第一次见面,欢迎你,向你打招呼先哭。 乙:这别不别扭。 甲:你为了对主人的欢迎表示高兴,你也得哭两句。如果你哭不出来,说明你没有真心。 乙:这风俗差别这么大。 甲:可不是吗。多数朋友或同事见面都是握手或拥抱,你到法国,法国你知道吗? 乙:法国谁不知道。 甲:到法国你要是见到你朋友的太太或小姐,你知道行什么礼吗? 乙:那还用说吗,当然是拥抱,谁不想拥抱啊,你说是不是啊,同志们。 甲:错了。你得行吻手礼。 乙:吻手礼?就是用我的鼻子去闻闻太太或者小姐的手? 甲:不对,就是用你的嘴,亲自吻―――,吻就是亲的意思,就是用你的嘴亲一下对方的手,以表示尊重对方。 乙:这,我可不干。用我的嘴吻她的手,她要是刚化完妆倒是还勉强可以,她要是刚从厕所出来我怎么办? 甲:算你倒霉。 乙:那我可就惨了。 甲: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,连女人的手都不敢吻,真不像男子汉。 乙:你像男子汉,你吻过? 甲:我吻过是不可能的。 乙:就是嘛,叫你,你也不干。知道的是行“吻手礼”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刷流氓。 甲:这还算文明的,有的礼仪你根本就接受不了,不过你接受也得接受,不接受也得接受,毕竟入乡随俗吗。 乙:看来要到一个新的地方,得先学习人家的习俗,不然,会闹出笑话。 甲:咱还是说国外,非洲有的地方,见面礼很特别。 乙:怎么个特别法? 甲:见到客人们来了,不是先上茶,而是先往客人身上抹泥巴。看你穿得西服洋装,等你一到,不一会,再看你,就认不出来了,整个一“雕塑”。如果这样(做动作)像个“思想者”。 乙:这是欢迎吗,整个就是欺负客人。 甲:你说错了,人家这可是最隆重的礼节,你得接受,据说当地有一种病,这泥巴会防止客人得上这种病。 乙:要这么说,还真得多往身上抹点泥巴,能治病嘛。 甲:咱这说的是国外,就咱国家也是差别很大。就是同一个地区的差别也很大。 乙:有这么严重吗? 甲:好吧,我现在考考你。 乙:你问啊,随便。 甲:出师了? 乙:你这是说的啥话,怎么叫“出师”? 甲:我问你,咱们汉族人最喜欢什么颜色? 乙:当然是大红大绿啊,它象征着吉庆祥和。 甲:如果有人给你一条雪白雪白的白布,让你挂再脖子上,你干还是不干?请回答。 乙:不干。绝对不干。 甲:干,绝对得干。 乙:不干,坚决不干。 甲:看来你还是孤陋寡闻,还得好好学习。我告诉你,这不叫“白布”,这叫“哈达”,是一位藏族的姑娘为了表达你们之间的友谊还有那个送给你的,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那个,白色其实就象征着纯洁和友谊。 乙:看来我得考虑考虑。 甲:这是藏族同胞的礼仪,而且是最高的礼仪。 乙:看来,还真的不能以自己的好恶,而伤了兄弟民族同胞之间的感情,得接受。 甲:就说同一地区的风俗和礼节也大不一样,我就吃过这方面的亏。 乙:你这么聪明的人还吃过亏? 甲:这你就不懂了,再聪明的猎人也有失手的时候。 乙:请问阁下,是在啥时候失手的? 甲:说起来怕在座的各位笑话,这失手的不是别人,正是陛下我和我的媳妇。 乙:怎么你和你媳妇之间还有礼节,看来怕媳妇不光我。你都是给嫂夫人行什么大礼? 甲:去,我给她行礼?此话诧异。你怎么不会说话啊,你。 乙:你不是说在夫人面前失礼了吗? 甲:我也是过来人了,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了。我的媳妇和我都是同一个地区的,不过不是恋爱的,是那种媒妁之言。就是因为风俗不同,我差点和她离婚。 乙:有那么严重吗? 甲:何止是离婚,我甚至想和她大―――――。 乙:啥事啊?怎么没有听您说过。 甲:今天,我也豁出去了,反正这事情也不怪我,我就给大家讲讲听听,让大家评评理,是怪我,还是怪我媳妇。事情是这样的,到我们那儿有个风俗,刚过媒的媳妇到春节过后的第二天,也就是正月初二,要和新丈夫回娘家。 乙:废话,这丈夫还有新旧。 甲:对丈夫来说,也是第一次到岳父家去,也叫给岳父、岳母拜年。 乙:这有啥奇怪的,我们那儿也是。 甲:我为了这一天,我是盼啊盼,终于盼到了这一天。可是没想到,就是这一天,我差点和我的可爱的妻子离婚。(说话时,语气沉重,最好带点哭腔) 乙:有啥事情,快说啊。 甲:到了正月初二的这天。我和我的娘子,早早的准备好礼物,我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(最好带点动作),甭提有多高兴了。我清楚的记得那天,刚刚下过雪,地上到处都是刚刚融化的雪水,我们那儿有个习惯,到这天人们都要到街上看“新女婿”,我自己觉得长得不错,心想,看就看吗,反正我长得虽说没有刘德华那么帅,但是,我还没有长得像潘长江那么丑。既然到了这个份上也没法不让人家看。 乙:到底怎么啦? 甲:等我在众目睽睽下走过时,听到不少的赞美声,都说我长得帅,还有不少大姑娘在夸我(做出害羞的动作)。 乙:别做美梦了。 甲:突然,从路边窜出几个大汉,我一看高兴了,是我的小舅子和他的几个堂兄弟,我以为是来迎我的,可是还每等我和他们打招呼,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,上来就把我打到在地,你说刚下完雪,地上到处都是泥水,你们也该找块没有泥水的地儿。等我反应过来,只听的满街上都是笑声。再看我满身都是泥,我那个气呀,就甭提了。 乙:这是为什么?他们不喜欢你? 甲:这是当地的习俗,就是新女婿第一次走丈母娘家,小舅子和姐夫必须用摔跤来欢迎,我媳妇也没告诉我,好让我有个思想准备啊,早知到就不穿好衣服,弄个破烂穿穿。 乙:你赶紧走啊, 甲:你说得好听,我走得动吗,小舅子让我走吗,没有走几步,又被他们放到了,等我走到我岳父家,简直就是泥巴人一样。 乙:这是什么礼节? 甲:就为这,我非得和我媳妇离婚,后来才知道,这是对新人的最好的礼节。 乙:那你生什么气啊?你看人家对你多热情啊! 甲:我媳妇该早告诉我一声,你说是吗。我好有个思想准备啊。 乙:看来这礼节还有这么多讲究。要是没有思想准备还给吓不轻。 甲:可不是吗。到过云南的朋友都知道,云南有一习俗,“泼水节”。要是一姑娘看好一位小伙,为了表达友谊和爱情,就往身上泼水,这可能是与云南的气候有关,因为那儿热,不用担心客人会感冒。 乙:这个礼节好,特别是对那些不好洗澡的人来说。 甲:好不好那是人家少数民族的礼节,风俗习惯嘛。不过这礼节要是用到哈尔滨,恐怕就不行,特别是冬天。 乙:那不照样吗。 甲:照样? 乙:那当然,人家的习惯吗。 甲:假如你,在哈尔滨,冬天,零下三十多度,犀利的北风刮个不停,你西装革履的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―――。 乙:慢,我怎么越听我越像来自北方的一只狼。 甲:狼不狼的咱先不管,突然,有一位美丽的姑娘出现在你的面前。 乙:看来我要交桃花运了。 甲:姑娘被你在迷人的小伙子给迷住了。姑娘为了表达一下那个,从家里弄来一桶凉水。 乙:废话,用开水那是退鸡。 甲:往你头上这么一浇。 乙:感觉好舒服奥。 甲:再看你。 乙:两眼直直的盯着姑娘。 甲:现在你已经不像你了。 乙:像什么? 甲:整个一根冰棍。 老公:"老婆,不好了,咱家闹鬼了!!我刚才上卫生间,刚把门打开灯自己就亮了,还有一股阴风冷嗖嗖的吹过来!!" 老婆一把掌抽过去,喝道:"你个酒鬼!!!,你已经是第三次在咱家的冰箱里散尿了!!……"

猜你喜欢

流氓皇帝国语